文化育人

TOP

一场关乎教育的宁静变革
[ 编辑:默念幸福 | 时间:2015-08-07 10:20:57 | 浏览:399次 | 来源:菲德里在线 | 作者:刘素楠 ]

  

  


  梦想课程让孩子们重拾学习的乐趣

  拍卖、交易、建造“水立方”、销售———这是一堂典型的商学院课程,却被民间组织搬到了义务教育的课堂。

  1月23日晚,一场让人“脑洞大开”的财商课在上海长宁区的一个会议室中举行,数十个大人和小孩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接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头脑风暴。这也是主办方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真爱梦想”)首次对外举办的梦想课程体验活动。

  到目前为止,真爱梦想已与全国356个县教育局实现合作,将这种颇具趣味性的教学方式带进了1600多所中小学。基金会理事长潘江雪期待,掀起一场“唤醒教育者的内心,唤醒学生向学的生命”的宁静变革。

  这家民间机构的“胃口”不小,到今年年末,它要在国内建成2500家教育“梦工场”,覆盖2%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

  建造“水立方”

  用不到1小时的体验课,教会孩子贸易、会计、拍卖等基础商业知识。

  1月23日晚七点,上海长宁区德必易园的一个会议室里,聚集了30多位真爱梦想的捐赠人和10岁左右的孩子以及志愿者等。人们分坐在5张桌子边,由于互不认识,都沉默不语。

  “请大家先来玩两个破冰游戏!”培训师蒋文慧拿着话筒开始主持。“请和邻座的朋友一起玩拇指对抗,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大拇指相对。我说开始后,大家就用大拇指按住另一个人的大拇指。”

  很快,场下人与人之间那层看不见的“冰雪”瞬间融化了:人们与邻座的朋友相互问候,陌生的两个人把手握起来,一声令下之后互掐,在求胜欲的驱使下全然忘记了陌生感。几分钟的暖场后,人们按1-5数字报数,分成了5组,孩子和家长也因此分在不同组别。

  培训师开始下达任务:建造“水立方”。

  每个小组分到了700元虚拟货币作为原始资金,通过拍卖获得建材和工具(报纸、A4纸、双面胶、剪刀、尺子)。拍卖结束后,再用10分钟时间建造“水立方”,最终以体积最大者且质量合格者获胜,奖励以500元为最高,其次400元,依此类推。

  “有谁参加过拍卖?拍卖有哪些环节?”培训师率先发问。

  第五组有人举手抢答:“有标底,按照一定价钱加价,而且锣捶三次就算成交。”

  “很好!奖励5元!还有谁要补充吗?”很快,又有人举手。

  明确规则之后,每组选出一位拍卖师和财务,便开始竞拍。第五组的成员悄悄讨论:总共705元,而奖励最高也只有500元,那么拍卖建材的价钱不能超过500元,否则就亏本啦!

  但是,拍卖一开始,就有小组为了一张大报纸喊出了400元的高价,第五组只得放弃。随后,建造“水立方”的主要建材(白纸)和主要工具(双面胶)都被超过300元的高价拍走。

  眼看第五组的计划即将落空。在稀缺资源胶棒的竞拍中,第五组出了300元高价,竞拍成功。“我们没有纸,要胶棒干什么?”一位组员问道。“我们可以做租赁业务啊!”另一人回答。

  竞拍结束,1-4组都获得了白纸,第2组还拍得了双面胶,而第5组只有胶棒。有意思的一幕开始了:第5组的成员将胶棒切成三段,分别去缺乏粘合材料的三组兜售。

  最终的结果出乎人们预料:由于非理性的竞拍,1-4组的建设成本超过了奖金,无一例外亏损。而第5组并未建造出“水立方”却获胜。

  “倒不如什么都不做!”有人总结道。

  “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而恰好有一个人愿意做,那他就可以以10元的低价获得建材,建造出最好的水立方。恰恰是因为我们都很想做,恶性竞争,才导致双输的局面!”有人反驳道。

  结束之后,意犹未尽的人们仍在计算,如何做才能达到效益最大化。

  伦敦商学院教授JulianBirkinshaw曾在深圳的一所小学现场观摩这节理财课,他震惊于孩子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学会贸易、会计、拍卖等基础商业知识,也惊讶于孩子们在建造“水立方”的过程中体现的活力与效率。他评价道,梦想课上的大多数知识和概念都简明直观,“无论是10岁的孩子还是总裁班的学员,无论是中国孩子还是西方跨国企业的高管,都能迅速接受并消化这些知识。”

  主办方试图通过梦想课程传递这样的理念:问题比答案更重要,方法比知识更重要,信任比帮助更重要。

  复制教育“梦工场”

  “用商业工具改变公益行业,用现代科技改变教育不公平。”

  2007年6月,潘江雪从投行辞职。起初她与同行吴冲只是想捐建一所希望小学。一轮调查评估后,两人被公益行业的草根现状着实吓了一跳,吴冲描述自己当时的感觉是,“一个带着全套现代化装备的21世纪人穿越回清朝”。这一帮来自金融行业的精英索性自己创立了一家NGO,他们打出的旗号是“用商业工具改变整个公益行业,用现代科技改变教育不公平”。

  一开始,真爱梦想只是想做个图书馆。“后来发现,学校里使用最频繁的、对学生影响最大的,是教室。教室就需要课程。”潘江雪讲述了梦想课程的缘起。2008年,真爱梦想和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共同研发梦想中心的课程。

  彩色墙面、木质地板、组合式课桌椅、上千册课外图书、多媒体设备,真爱梦想用标准化方式建设多媒体教室,称之为“梦想中心”;戏剧课、理财课、情绪管理课、环保、绘本表演等在梦想中心教授的20多门多元课程被称作“梦想课程”。

  问题随之而来,谁给孩子们上课?捐建的梦想中心大多在偏远之地,不可能靠志愿者千里迢迢去授课。怎么办?他们的策略是设法把“这些课程纳入学校的正常管理”。

  正好,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教授崔允漷透露,国家正在进行三级课改,分别针对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梦想课程对应的就是地方课程或者校本课程,现在它通过校本课程切入到学校课程里,不是课外的‘加餐’,每个班每周至少要上一节。”潘指出。

  但是,如何让习惯于传统教学的教师掌握全新的教学理念与方式?从2010年,真爱梦想便开启了针对教师的培训,他们称之为梦想教练计划。从关注学生到关注老师,真爱梦想眼中的“支点”发生了改变:“作为一个公益组织,如果真想改变中国教育的话,核心是在教师身上。”

  为了鼓励教师,它建立了两套激励和服务体系:梦想银行和梦想盒子。其中,梦想银行是一个积分系统,老师上一节梦想课程,即可得到300个积分,这些积分可以兑换培训考察交流机会,也可以兑换电子产品、教学用具等实物,同时每学期还有40%的老师可以获得现金奖励。梦想盒子则是一个在线的教师交流平台,类似于专属于梦想教师的社交网站。在这个虚拟网络教育社区里,老师们可以上传、下载课件,相互提问解答,找寻怀有教育梦想的人。同样,老师们在平台上的操作越多,积分也会越多。

  梦想中心开疆拓土的速度惊人。真爱梦想目前的团队由平均年龄不足30岁的40余位全职人员组成,仅仅7年时间,这个年轻的团队便让他们的“梦工场”在全国遍地开花:1648所梦想中心,服务3.5万名一线教师及183万孩子。2015年他们的目标是国内建成2500家教育“梦工场”,覆盖2%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

  扩展过快带来的直接挑战是人力资源不足、IT系统设计亟待升级、教师用户体验欠佳。2013年梦想盒子上线后,真爱梦想要求老师每节课后上网提交课程反馈报告。但反馈流程设置繁琐,给很多上网不便的乡村老师造成困扰,老师普遍积极性受挫。于是,2014年梦想盒子进行了重大改版:优化交互、简化流程,引入大数据管理思维。

  去年4月,真爱梦想上海发布2013年度报告时称,未来梦想中心将采取在同一区县密集布点的策略。创始人之一吴冲解释说,这是为了优化培训线路设计。以往一个县可能只有1个梦想中心,变成孤岛,有的甚至成为了摆设。他们通过测算发现,6个学校一起进行培训,成本更低,可以相互学习和促进。

  拉教育局长“下水”

  西北高考名县“教育破产”后,借力NGO推教改。

  此时,真爱梦想的培训对象也慢慢从教师发展到校长,再延伸到了教育局长。2013年8月至今,它共举办了三届局长工作坊。

  在2014年8月的局长工作坊上,南都记者见到了来自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教育局副局长王谦。

  会宁是西北教育名县,有“西北高考状元县”和“博士之乡”的称号。多年来,这个年财政收入仅2000多万元的经济穷县,靠着县乡财政投入、向金融部门贷款、社会力量援助等多种渠道筹措义务教育经费,举债修建校舍、购置教学设备、现代远程教育覆盖面接近100%。很多学校和基层政府背上债务包袱。

  2008年,会宁县北关小学的老师在网上看到真爱梦想后,打电话告诉了分管基础教育的王谦。“刚好吴冲来甘肃定西地区参加活动,我们特地过去同他会面,并邀请他们到会宁来助学。”2009年真爱梦想在当地捐建了5个梦想中心,但故事并未就此结束。

  2010年1月28日,《南方周末》发表了题为《“从“读书改变命运”到“求学负债累累”》的报道,指出在中央财政对于西部教育长期投入不足的背景下,甘肃会宁人对“读书脱贫”寄予着赌博式的希望,如今却发现“教育立县”已遭遇“教育破产”:大量农村大学生毕业即失业,长期举债供养学生的农村家庭血本无归,因学返贫现象屡见不鲜。

  王谦说:“媒体的报道引起了我们的反思,我们得把会宁教育的路子拓得更宽。”

  事实上,甘肃省从2003年就开始了义务教育阶段的课程改革,但课改仅仅针对国家课程,校本课程方面则是一片空白。

  正巧,2010年9月,梦想课程正式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我们拿到教材,发现内容很新颖,教学方式很先进,开始引进9类35门梦想课程。”王谦说道。

  2012年,会宁县教育局与真爱梦想签约,由教育局按1:1配资300万元,用3年时间,在全县义务教育段中心小学以上学校,建立61所梦想中心。“我们要求人人都上梦想课程,所有的老师都要上,每个班一周至少要上一节梦想课程。”

  从2012年起,会宁县选取了几个学校进行试验,将梦想课程的教学方式融入数理化等国家课程当中。2014年6月24日,会宁县教育局召开了“创建梦想课程示范区启动会”,目标是探索素质教育的“会宁模式”。

  “希望成为真爱梦想学校中的佼佼者,这不是荣誉的问题,只是为了形成一种教育氛围。”王谦说。这一年,邻县西吉县通过会宁县教育局的介绍,也向真爱梦想申请了建造梦想中心。

  发生在教室的宁静变革

  “在梦想课上,我在笑,同学们在笑,老师也在笑,空气中都是笑的味道。”

  “如果你问我最爱什么,我最爱的是梦想课,在梦想课上,我在笑,同学们在笑,老师也在笑,空气中都是笑的味道。”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实验学校的一个学生写道。

  老师讲的内容太多,学生学习力下降;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孩子们也不再因为贫困来改变命运而努力学习;在相对富裕的地区,孩子们也不一定要通过上大学来找工作。这种情况下,如何让学生热爱学习?

  “我们要帮他们找回失去的学习兴趣,这是现代教育面临的一大挑战。”潘江雪认为,真爱梦想正在进行的,不仅仅是对贫困地区教育的援助,而是课堂教学方式的改革,是一场唤醒教育者内心、唤醒学生向学的宁静变革。

  2012年6月14日,在一个有关素质教育探索的活动上,天津市津南区教育局长赵刚找到了潘江雪,请基金会尽快派人到津南考察:“我们不需要基金会的捐款,教育局可以自己建梦想中心。”当年7月2日,真爱梦想向津南区教育局全资自建梦想中心的5所学校发出物资,并成为区教育局推动素质教育的“民间合伙人”:

  津南区教育局全资采购“真爱梦想素质教育公益服务体系”项目;由基教科负责督导学校梦想课程实施,任命一名梦想课程教研员引领地区开展常态教研和培训,鼓励建立以梦想课程为核心的新课改研究课题;对于在“梦想课程”涌现出来的优秀教师,教育局与真爱梦想联合采用表彰、申报专门课题等方式给予奖励。

  以农村包围城市,真爱梦想也开始在经济发达地区安营扎寨。如果说津南区教育局仅是一种局部试验,山西运城盐湖区教育局则是全区推进。2013年10月,盐湖区与真爱梦想达成协议,政府在三年内出资850万元,共建100间梦想中心,并邀请基金会派出人员挂职教育局局长助理,通过梦想中心来全面推进全区的教育改革。

  盐湖区教育局局长杜尚卫这样解释他取道民间的理由:“基层学校的老师并不具备校本课程开发能力,以前学校研发的课程,都是资料的堆积,教学价值不高。梦想课程能很好地丰富我们的校本课程。”

  2014年,真爱梦想完成了它“上市”的转身,从非公募基金会获批转制为公募基金会。

  “我们的服务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上海,教育观念的改变需要我们大声去说,需要一个公众平台。作为一个公募基金会,可能会拥有更大的平台,让更多人参与到教育改革的讨论中来。”潘江雪难掩欣喜之情。

  旋即,她又补充:“当我们希望持续稳定为这么多学校提供服务的时候,相应的,资金来源需要多元化和稳定。作为一个公募基金会,就可以向公众募款,也就是零售募款,可以形成更广阔的捐赠群体。做非公募基金会的时候,我们可能只有上百个捐赠人;做公募基金会的话,我们就可能有上万个、十万、百万级的捐赠人,那就是大家共同来改变教育。”

  同样就在1月23日晚,真爱梦想交出了一份最新的“成绩单”:2014年转制公募之后,基金会年度筹款达7800万元,获得教育局配资1500万,新建梦想中心429间。

  (来源:南都网)




分享到:
】【打印繁体】【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14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下一篇]从应试教育突围,为生活重塑教育

评论
称呼:
验 证 码:
内容: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图解国家学生资助政策体系
·“十三五”时期教育改革发..
·一号文件关注“全面改薄” ..
·教育部对办好开放大学提出..
·教育部:加大对港澳台青少..
·高校编制改革是“去行政化..
·教育部:严控高校艺术团招..
·一场关乎教育的宁静变革

最新文章

·教育部对办好开放大学提出..
·高校编制改革是“去行政化..
·教育部:加大对港澳台青少..
·一号文件关注“全面改薄” ..
·“十三五”时期教育改革发..
·教育部:严控高校艺术团招..
·教育改革,让每个生命都灵动
·教育部前发言人王旭明:教..

推荐文章

·一场关乎教育的宁静变革

友情链接: